庞麦郎经纪人:公开他的病情是在帮他(5)

2021-04-08 11:18来源:网络整理

  白晓:还有巡演所有的车票、酒店都是我提前订的。比如我安排四五个城市,花出去五六千、六七千块钱,这是我能接受的范围,我觉得很省了。一直持续的话那是一个累积的过程,所以2018年的时候我欠了不到10万块钱。

  新京报:现在你一个(网贷)平台已经接近10万了。

  白晓:所以你问我,我钱去哪了,他的钱去哪了,他做音乐了。

  新京报:他去年就没什么演出。

  白晓:去年我没咋安排,就安排了两场商演。

  新京报:也就是说你其中几十万欠款是2019年一年里欠下的。

  白晓:你知道2020年我为他还花过好多钱。(后做补充,平时帮庞麦郎交话费、买饭等开销,最多不超过二百。)

  新京报:他多长时间跟你要一回钱?

  白晓:他也不怎么跟我要钱,他还是挺有骨气的。

  新京报:你们两个人经济是相对独立的。

  白晓:肯定是独立的,但是我觉得我的经济好像就是他的经济。我其实很欣赏庞麦郎。

  “我是在观察他”

  新京报:庞麦郎妈妈为什么对你有那么大的意见?

  白晓:我跟庞麦郎妈妈几乎没怎么聊天。他妈妈比较溺爱孩子,比如她的孩子对我有成见,他妈妈也会对我有成见。

  新京报:成见的原因?

  白晓:她觉得有可能是我害了她孩子,疾病这个事情她怀疑(是我害的),但是她没有任何证据说明这个事情。

  新京报:庞麦郎2018年病情加重的原因是什么?

  白晓:不知道,应该也跟他一直没有钱,巡演一直没有观众,有很大的关系。还有一部分是他在家里没有事就会胡思乱想,我查过,一个人特别闲的时候这个病会加重。

  新京报:但那时你给他安排工作,对演出方、对观众、对他的健康情况都属于不负责任。

  白晓:但是我会尽可能地让他去,虽然在我这儿出现过几次(症状)……我后期就不怎么给他安排了,很少了。

  新京报:那你靠什么生活?

  白晓:我在外面工作。

  新京报:做什么?

  白晓:跟朋友做一些活动策划,比如给人拍个照片,有时候好的话一天能给三五千块钱,次的话一天八百来块钱。还有一些音乐上的工作,比巡演赚钱多了。你要说那我为什么还坚持跟庞麦郎在一起,我是在观察他。

  • 共5页:
  • 上一页
  • 1
  • 2
  • 3
  • 4
  • 5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