庞麦郎经纪人:公开他的病情是在帮他(4)

2021-04-08 11:18来源:网络整理

  白晓:……我只知道他做音乐,做音乐花了很多钱这个我知道。这个事将来老庞跟你说已经说不清楚了,他现在已经乱了,说话没有什么真实性。我只能对外说他花到音乐上去了,就他这种花钱方法一个月花个五六万都不够造的。正常生活上的,包括租房的问题,我说你别租这么贵的。

  新京报:在哪?

  白晓:(西安)凯旋城,一个月是4000多,他一次性给人交两年。我知道这个事是在最后他把房子退了没有人过去帮他搬东西,我过去帮他搬东西时才知道的。他当时退那个房你算一个月4000块,一年就得5万块钱,一次要交两年的。

  新京报:退房的时候房租没退回来?

  白晓:没有退,最后还欠人家房租好像是1万多还是2万多。

  新京报:房租不是一次性交齐了吗?

  白晓:没有交齐。后面物业费他没有交,他拖了,拖了好像1万多块钱。他不会理财这是一方面,他到底钱花哪去了我不知道,他跟我说200多万。他回西安做演唱会的时候想找体育场,体育场能坐5万人。然后找的是体育馆,体育馆可以坐8000人。我问了一下这个多少钱,整体下来光用场地给个40万就可以了,场地可以用,朋友的话给你减几万块钱,应该30来万就可以用,但是舞美、舞台、搭建他们全不负责,也就是整体的搭建,你知道一个演唱会的搭建至少也得投个几十万吧。

  新京报:最后开了吗?

  白晓:开了,但是没有在体育馆,一场演出下来得100多万,还不算宣发。

  新京报:没找演出公司?艺人很少自己操作这些。

  白晓:我当时认识他的时候觉得他应该有一个很大的团队,他老说公司我就信了。后来发现公司就我和他俩人。

  新京报:公司在谁名下?

  白晓:那个不是公司,他也没注册。

  新京报:你负责他对外商演,应该对他财务情况有了解。

  白晓:你知道有这样一个规定,我可以帮你接演出,去安排演出,可以,没问题,,但是所有最后要去实施的,比如说实施这个演出都得他本人亲自去跟甲方谈,相当于把我踢开了。

  新京报:那你也帮他接一些小商演,开业什么的,这些很透明。

  白晓:这个很透明,但是很少,一年就那么两三场。

  新京报:钱多少是另一说,你可以对他的收入情况有一个预估。

  白晓:跟我想要的差得很远。

  新京报:跟你对外表达的也相差很远。依照你的表述,他的收入还不足以应对日常生活的开销。

  白晓:所以到底钱是从哪出来的呢?

  新京报:这是我问你的问题。

  白晓:其实后面几乎没赚钱,但是他赚了,我一直在倒贴钱。

  “我的经济好像就是他的经济”

  新京报:你俩合作这六年,他的身体、事业越来越差,你认为跟你的经营有关系吗?

  白晓:我觉得不是越来越差,他应该很早,在2017年、2018年的时候就已经变成春节前这个样子了,中间已经出现过好多次……我先给你看一下我的数据。

  (向新京报记者出示了几个网贷平台的欠款记录,平均在10万左右。)

  新京报:借钱干吗?

  白晓:这都是这么多年借的,我可能下个月,有可能下下个月资金链就断了,我本人尽可能不要被列入黑名单,我有钱了我还,但我现在还不上了。

  新京报:你借钱花他身上?

  白晓:差不多,花在路上了、巡演。花得最大的一笔就是滑板鞋这个事。

  新京报:花了多少?

  白晓:大概花了30多万,因为要买集装箱,那个将近10万块钱,包括运集装箱,还运到山上去。

  新京报:所有的事都靠借钱完成?

  白晓:本来有投资方,最后撤资了。从来没有投入过一毛钱。

  新京报:那怎么能叫投资方呢?

  白晓:那是我朋友,而且这个钱对他来说就是小钱,他上海有公司,广州有个公司,西安也有公司,他有好多公司,天眼查上可以查到他。当时他说30万太少了,我说我只用30万,我列个表,拍这个东西,弄个集装箱,开发、设计、选材、打样、开模。他说小白你先弄,他以为是给华晨宇做滑板鞋。

  到最后我朋友跟我说,小白我不想参与了,你现在让我赚两个亿我都不想参与,因为他本人是有两个亿的。他说我现在投钱第二天能赚两个亿我都不想参与。

  新京报:他以为给华晨宇做滑板鞋?你是负责庞麦郎的经纪人,你跟他谈,他怎么会认为是华晨宇呢?

  白晓:他不知道我负责谁,我说做滑板鞋,他不管我负责的是谁,哪怕我负责的是你。

  新京报:可最后钱没给你,却是因为你负责庞麦郎。

  白晓:就是因为看到了很多负面的新闻他觉得不想参与,他给我发了2万块钱红包。

  新京报:除了滑板鞋,你还给庞麦郎提供了什么帮助?

  • 共5页:
  • 上一页
  • 1
  • 2
  • 3
  • 4
  • 5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