庞麦郎经纪人:公开他的病情是在帮他(2)

2021-04-08 11:18来源:网络整理

  在庞家不愿再与白晓沟通的时间里,庞德怀曾向到访的记者提出对白晓的质疑——明涛(庞麦郎原名庞明涛)的钱究竟花哪了,人为什么会疯掉。白晓对此的回应是,这两个问题让我太伤心了。白晓承认自己与庞麦郎有过经济上的纠纷,2018年时,庞麦郎有一次甩掉他独自去演出,被他扣了480块演出费,两人绝交了三个月。

  2018年也是庞麦郎病情严重的开始,出现很多难以理解的行为,白晓表示那段时间自己要靠安眠药入睡,不敢独自和庞麦郎待在一起。至于发现行为异常后为什么没有及时就医,没有告知家人,并继续安排工作。白晓表示自己查询过相关资料,“一个人特别闲的时候这个病会加重”,他曾试图联系庞麦郎父母,试图联系两个表弟,但最终,都止于试图。白晓一直反对庞麦郎入院治疗,表弟回忆白晓曾告诉庞德怀,大意是只要庞麦郎被送进医院,他就会曝光此事。“我就觉得很好笑,我们家人怎么治病关你什么事啊,现在想,白晓可能有意想放纵我哥病情的恶化”。

  整个采访期间,白晓数次向新京报记者表示,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庞麦郎一家人。3月20日,在白晓与庞家人见面后,记者提示他,采访中的很多回答与事实有出入,是否需要重新回答。白晓回复,不需要。

  以下为3月17日、18日白晓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的对话实录。

  “有营销号先发了,我才曝光的”

  新京报:为什么要曝光庞麦郎的病情?这不像一个经纪人的行为。

  白晓:这个事情我当时想过要不要往后拖,其实如果能不让他去医院是更好的事情。

  新京报:他被曝光,和他去不去医院没有任何关系吧?

  白晓:但是一住院,肯定会有曝光,会被传播出来,这是已经板上钉钉的事情。在我曝光之前,我当时犹豫,这个事情没有人知道我就不会曝,一个大V营销号曝了。所以这个时候,我就决定做一个正式说明。

  新京报:营销号里的“新闻”很多,大家并不在意。

  白晓:不,那个是他们当地人曝出去的。

  新京报:没有反响。

  白晓:已经有反响,在暗里。

  新京报:如果你承认是营销号,那它没有真正的参考价值。

  白晓:我朋友就是做营销号的。那条发出去之后,已经有人开始在底下询问、质疑,完了之后已经开始……医院只是限制他的人身自由,不能得到很有效的治疗。

  新京报:如果你只是想他得到更好的医疗资源,可以通过其他方式解决,你试过吗?具体说说。

  白晓:我其实精神压力还挺大的,我个人肯定是很难去做这样一些协助和帮助。

  “我有资格抛开他家人做公关”

  新京报:你通过媒体发布募款信息,但他(庞麦郎)的父亲明确表示过暂时还不需要外界帮助。

  白晓:不需要这个是吧?

  新京报:对。

  白晓:但是在我这里说过需要,那怎么办呢?

  新京报:肯定以他父亲的说法为准。

  白晓:所以话由人说,对也是对,错也是对。

  新京报:你跟他父亲商量过吗?

  白晓:说过。

  新京报:他父亲是否明确表示过同意?

  白晓:(他)父亲就笑一笑。

  新京报:这不是明确表示同意。

  白晓:笑一笑,说:真的可以吗?

  新京报:随后还有说什么?

  白晓:真的可以吗?他爸爸不相信这个能帮到他。我跟他说,最后实在遇到困难的时候,还是要用这样的一个方式,你要去操作。他爸爸说喝酒。

  新京报:没有明确地同意。

  白晓:同意。这是一个公关行为,我应该去做。

  首先我看到这个消息在网上开始发酵,我身为一个经纪人,可以抛开他的家人进行一个公关处理,包括后期的一些舆论导向,包括他后期的帮助治疗,我都可以抛开他的家庭去做这个事情。

  新京报:他家人的意见不足以影响你任何决定?

  白晓:对,包括他们对他孩子的了解,我觉得都是很肤浅的,肤浅到让我觉得他们很失职。

  新京报:你之前提到和庞麦郎父亲的谈话,是你们春节前的私下聊天,而你是在3月11日看到微博上有人说庞麦郎生病,几个小时后自己决定曝光。你这段时间里,和庞麦郎父亲有过沟通吗?

  白晓:你这个已经牵扯到一些应不应该的问题了,或者牵扯一些道德的问题了。

  新京报:以前可能是道德问题,现在这些涉及病人的隐私,募款的资格,涉及款项使用等等。

  • 共5页:
  • 上一页
  • 1
  • 2
  • 3
  • 4
  • 5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