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姐姐》成就清明档“小阳春”

2021-04-06 16:56来源:网络整理

  本报记者 袁云儿

  原本以为春节档观影热潮退去后,观众观影热情会有所下降,没想到一部女性题材的文艺片我的姐姐》居然拉动了整个大盘,让之前不被看好的清明档也爆发了一回,迎来市场“小阳春”。截至昨天13时,2021年清明档的总票房已经突破7亿元,刷新该档期票房纪录。

  与春节档、国庆档、暑期档等年度重磅电影档期相比,,清明档的存在感一直相当微弱。三天假期只比平时的周末多一天,很多人还要去踏青、扫墓,国内电影从业者一向认为清明档票仓有限,因此也不会在这一档期投放重点影片。今年清明档上映的几部新片《我的姐姐》《第十一回》《生生》《进城记》等均为文艺片,没想到《我的姐姐》居然凭借热点社会话题与细腻情感表达异军突起,成为该档期一骑绝尘的最大赢家,并带火了整个清明档。假期第一天、第二天的单日总票房均持续刷新清明档单日票房影史最高纪录。这样的成绩,一方面让人看到中国电影市场的巨大潜力,另一方面也证明了看似小众的文艺片只要选材准确、表达通俗,同样能拥有巨大的票房能量。

  《我的姐姐》由童星出道、演技颇受认可的青年演员张子枫主演,这一次,她不再是全国观众看着长大的“国民妹妹”,而变成了挣扎于伦理亲情和个人自由发展之间的成熟女性。片中,她饰演的护士安然想要考北京的研究生,跟男友也开始谈婚论嫁,没想到一场车祸带走了安然的父母,还留下了一个和她年龄相差20岁的弟弟。如果把弟弟送去领养,安然会遭到亲戚指责;如果自己抚养弟弟,安然的人生规划又被全盘打翻。这一两难困境,不仅摆在安然面前,也被摆在了每一位看电影的观众面前。  

  《我的姐姐》的戏剧矛盾看似极端,但片中“姐姐”这一身份背后蕴含的女性困境与成长话题,才是真正戳中观众痛点、泪点,进而引起广泛讨论的主要因素。许多观众看完该片后,发帖讲述自己的家庭故事,说“我就像电影里的姐姐一样。”

  社会学家李银河评价该片是一部“揭示社会伦理及其变迁的深刻之作”,背后逻辑是中国现代化过程中人们所面临的个人本位价值观、人生观对传统的家庭本位价值观、人生观的激烈撞击。“传统的男尊女卑的性别秩序正在发生深刻的改变,一个现代化的男女人格平等的新秩序正在形成。”

  《我的姐姐》众主演细腻动人的表演,也让许多观众为之动容,泪洒影院。作为对张子枫而言具有成人礼意义的作品,该片是她首次挑大梁独自撑起一部电影,也让大家看到了她越发成熟的演技。片中分别饰演姑妈和舅舅的朱媛媛和肖央,也堪称“黄金配角”,尤其朱媛媛的表演毫无痕迹又感人至深,几乎完美塑造出一位为家庭牺牲自我的女性形象。

  近两年,女性题材作品不断涌现,“她题材”迎来爆发。前有《送我上青云》《春潮》《相爱相亲》等文艺片讲述女性故事,后有《你好,李焕英》用商业喜剧赞美母爱,“女导演+女演员+女性视角”让人在男性占优势的影视圈看到了女性从业者的力量。《我的姐姐》导演殷若昕、编剧游晓颖、主演张子枫均为女性,影片故事也引起了大量女性观众的共鸣、共情。女性题材作品将成为这几年的“风口”题材,抓住现实痛点、展现女性关切的好作品有望引爆市场。

  除了《我的姐姐》,清明档其他几部文艺片虽然票房成绩一般,但均取得了不俗口碑。陈建斌导演的第二部作品《第十一回》成功将戏剧融入电影,以荒诞风格探讨戏剧与生活、真假虚实等话题,形成近几年国产文艺片中相当难得和勇敢的一次表达。老戏骨鲍起静在电影《生生》中再次展现出炉火纯青的演技,她饰演的母亲哪怕身患绝症,依然热爱生活,与命运抗争到最后一秒。焦波执导的纪录片《进城记》真实记录搬迁群众如何走进城市、融入城市,风格还是一如既往的真实深刻。这三部文艺片虽然票房不甚理想,但从艺术水准和观众口碑的维度看也有不可忽视的价值。

【编辑:王诗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