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作姐姐”黄龄:我出来不是要迎合人家的

2020-06-29 17:05来源:网络整理

采访黄龄的那天她刚刚结束《乘风破浪的姐姐》第三轮公演,她所在的团队拿到了第一名。黄龄对自己团队表现的评价是“非常满意,也实至名归”。


黄龄兴奋地向新京报记者讲前一晚演出时的情况,拉票环节四个组都在为自己的组拉票,黄龄更是冲下舞台,笑笑闹闹地把观众用手指比的团队数字掰成自己团队的代号“1”。 


受访者供图



造作的黄龄是最出挑的。在节目第一期的介绍环节,“当接到邀约时,我的第一反应是——”她扬起手指,用高傲又嗲的语气掷地有声地回答——“去”。有姐姐没发挥好要求重来,她又嘟着嘴嗲嗲地一指——“作弊!”节目视频弹幕里面评价她,“她的做作毫不做作”。 


也因为有实力打底,她语气中的自信更加显得理所当然。过了30岁来参加女团节目,黄龄从来没有考虑过年龄带来的压力和观众的喜好,而是单纯愿意尝试所有和唱歌有关的事物。就像她自己的总结:“我出来不是要迎合人家的,我是来做自己的。 ”


节目中被观众热议的“金句”



“姐姐团”台前:

——杀伤力极大的二把手


很多人熟悉黄龄是通过《high歌》和《痒》,还有她参加综艺时候展现的惊人唱功。观众记住了旋律,依然记不住那个嗓音妖娆、动作妩媚的黄龄。大张伟说黄龄的歌谁唱谁红,就是她自个儿唱不红。媒体则更直接地用“歌红人不红”来概括她。被问得多了,她直接回答,“为什么不火?因为我怕热啊。”“为什么不红?我姓黄啊。” 


因此到了《乘风破浪的姐姐》,节目组给她的第一个问题就是继续问她“你怎么看待别人说你歌红人不红”?黄龄的回答底气十足:“我光靠作品就可以说话,总比人红歌不红好吧。” 



姐姐们的初舞台表演,黄龄选择了《芒种》这首已经被改编了无数次的歌,她的演绎带着自己特有的灵气和妩媚,一开口就惊艳全场,台下的姐姐们齐声感叹“好妩媚啊”。最终在30个参赛姐姐中黄龄排名第二,成为名副其实的唱功担当。第一轮公演,黄龄被分到了《得不到的爱情》5人团,队友们很自然的把最难唱的E部分分给了黄龄。她也不客气,很自信地说自己的唱功不需要谦虚,高音、和声都完美地完成。 


第三次组团,团里的万茜平时爱打游戏,她用游戏里的布局给黄龄定位,觉得她不是冲在最前面的领军人物,而是跟第一名打配合、杀伤力极大的二把手。黄龄很满意这个定位,觉得这就是自己的心态和能力。 


至于最终的输赢,黄龄则从来没有在意过,也不在乎自己是不是站在团队的C位。“我对自己很了解,我就是唱歌挺好的,我有潜力有实力。但是这个舞台并不是完全比唱功拼舞技,有时候还需要考虑流量和观众喜好程度等。我本来长得就不是非常讨人喜欢,也不像其他演员姐姐本身就已经有高人气,所以我觉得观众投票多少并不是衡量我的唯一标准。” 



“姐姐团”幕后:

——相比歌手,演员们更加拼


看似个性十足活在自己世界的黄龄却迅速成为团宠。搬到女生宿舍,黄龄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帮其他姐姐把一模一样的队服剪了。“我不希望大家都穿得一模一样,每个人都应该有自己的个性和性格,所以我就帮她们重新设计了。”组里的“上海老乡”蓝盈莹怕一切昆虫,在宿舍里发现了蚊子也忍不住尖叫,平时吃素又喜欢小动物的黄龄拦住想要帮蓝盈莹打死蚊子的姐姐们,采用跟蚊子“聊天”的方式劝它们离开。更重要的是她的搞怪帮团员们营造了没有压力的轻松氛围,让团员们不需要经历性格磨合的阶段就迅速熟络,作品完成速度远远快于别的组。 


在这个女生宿舍里,黄龄和意气相投的几个姐姐生活在一起,互相送小礼物,一起练歌练舞,热热闹闹地打成一片,黄龄也慢慢发生了变化。 


节目中自己剪衣服,顺便还帮队友剪



  • 共3页:
  • 上一页
  • 1
  • 2
  • 3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