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澄澄:演“小耳朵”前通读老舍作品,豪横是一种孩子气

2020-02-21 11:11来源:网络整理

伴随电视剧《新世界》的热播,剧中的“小耳朵”宛如一匹黑马,成为很多追剧人最喜欢的角色之一。“小耳朵豪横”“小耳朵仗义”两次登上热搜。“是挺高兴的。”“小耳朵”的扮演者黄澄澄说这话时有点不好意思,但也实实在在地表达了他的喜悦和满足。


“小耳朵”让黄澄澄出圈了,很多圈内人也纷纷夸奖他演得好,总和他说:我转发你的采访了,谁又表扬你了,谁又说你演得好了……


艺人供图


在该剧即将收官前,黄澄澄接受了新京报记者的采访,他说“‘小耳朵’极大地满足了我的表演欲,每一次出场,我都能感觉自己被一种幸福感包裹着。我非常希望能遇到更多好的剧本,因为我有一股强烈的表演欲望。”


地道四川人,差点败在儿化音上


六年前,黄澄澄演了一部话剧——林兆华导演的《一鸟六命》,徐兵是编剧。六年后,恰好黄澄澄的朋友在徐兵身边工作,《新世界》筹备时,朋友向剧组推荐了他,徐兵也对黄澄澄印象颇深,便促成了再一次的见面。


最初黄澄澄并不知道自己要演什么角色,拿到两集的剧本,第二天就去见面了。也称不上试戏,他只是当着三位导演的面读了一遍剧本,当天晚上制片组内部开会举手表决,“小耳朵”这个角色的人选就这样一致通过了。


为了更好地诠释角色,黄澄澄把老舍先生的书差不多都翻了一遍,“因为我觉得老舍先生的书是写那个时代最贴切、最真实的,尤其是描写这些小人物。包括《茶馆》的录像,我也翻出来看了。”


电视剧《新世界》剧照


黄澄澄饰演的“小耳朵”是在天桥开摔跤馆的,一个典型的北平底层小人物,很多老北京人看到“小耳朵”后都感觉特别亲切。《新世界》中好几位演员都是北京人,比如饰演铁林的张鲁一、饰演大缨子的张晔子以及饰演“小红袄”十七的洪洋,所以很多人以为黄澄澄肯定也是北京人。


其实黄澄澄是地道的四川人,虽然他从上大学就来到了北京,在这里也生活了十多年,但诠释一个旧时代的老北京,对他来说,还是很有难度的。“第一关就是语言关,北京话这个‘儿’话音的规律实在是太难找了。”剧中有一场戏是小耳朵上门威胁孙红雷饰演的金海,“我的台词是:用链子把你妹妹拴裤腰带上!第一次我说的是:拴裤腰带儿上。话音刚落,剧组里跑出来二十多个北京人冲我喊:带!带!不是带儿!后来还有人给我解释,说:你看,鞋带儿,窄,可以带‘儿’,裤腰带宽,不能带‘儿’。”


胡同生活,体会老北京人的“轴”


黄澄澄有个同学是北京人,父亲从小在南城长大,“我最开始领略北京话的魅力,就是从他爸那儿来的。”后来,黄澄澄总在南下洼子胡同里的易立明话剧工作室排练,周围住的都是老北京,胡同里的大爷是黄澄澄经常接触的老北京原型。“他们三天两头会来‘找事’。”有的时候是因为树枝怎么长到他们家房檐上了,有的时候过来逗几句闷子,工作室有一个露台,有时候几个朋友凑一块上去烤个肉,“稍微晚一点或者声音大一点,旁边就来话了:这都几点啦?然后来一句京骂,我就不学了。”


艺人供图


作为演员,黄澄澄习惯观察和体会身边遇到的这些人,“我会去琢磨,为什么他们因为这点事那么生气。”包括分析“小耳朵”,黄澄澄要抓住老北京人的特点,“有一点就是:认死理儿、比较轴。他们会有自己的一套逻辑,然后用他们的思维逻辑去思考问题。”


黄澄澄也把这些渗透到了“小耳朵”身上,“‘小耳朵’说的这些话,他为什么这么说,我要把自己的道理捋顺了,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说出这些话,我的表演才会尽可能的准确。”


演兄弟的演员,原本都是练摔跤的


70集大结局一开场,就是“小耳朵”让兄弟们“各回各家”,黄澄澄说这段戏是刚进组的第一场戏,“当时在沈阳拍的,后来沈阳拍的没用,回北京又拍了一遍。”因为“小耳朵”是在天桥开摔跤馆的,所以剧组特意去天桥请真正练摔跤的人来演“小耳朵”的兄弟,饰演“小耳朵”弟弟连虎的演员姜宝成以前也是练摔跤的。


  • 共3页:
  • 上一页
  • 1
  • 2
  • 3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