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暴风雨中,“在他乡”的运动员还好吗?(3)

2020-03-26 12:21来源:网络整理

美国当地时间3月18日清晨,谢文骏怀揣一丝忐忑踏上回家的路。戴上护目镜、N95口罩,套上连帽衫,他跟所有“逃离”的国人一样包裹得严严实实。在美国机场,他看到只有零零星星的人戴口罩,基本都是亚裔面孔。从菲尼克斯转机洛杉矶再到上海,整整36个小时,谢文骏几乎没有拿下过口罩。

“从来没有一次,像这样归心似箭。”当飞机降落在浦东国际机场,隔着口罩,谢文骏长长舒出一口气,心里的石头落地了,“我终于回家了!”

疫情暴风雨中,“在他乡”的运动员还好吗?

谢文骏在回国后发朋友圈报平安。

从英国返程的周跃龙也是全副武装,只是偶尔会懊恼还差一个防护服。从多哈到香港的这一段航班几乎是满座,大多数都是中国人,大家都防护得很专业。“带着口罩和护目镜非常不舒服,但为了安全只能忍着。”周跃龙是3月18日落地香港,而自19日开始凡是从英国到达香港的人都会被强行隔离或是遣返。他踩在最后时限前抵达深圳口岸,填单子、核酸检测过关,大约4个小时后,被送到深圳的酒店接受隔离。一道道程序,尽管繁复且耗时,却让他史无前例的心安。

“下了飞机,我才知道斯诺克世锦赛终于取消了,不过这都不重要了。幸好我当时毫不犹豫做了决定,很多人就是因为犹豫,现在想回都回不来了。”周跃龙说,同在英国的小伙伴中,目前只有他和徐思成功回国,“梅希文、田鹏飞和李行他们都到了机场,但航班被取消了。”

疫情暴风雨中,“在他乡”的运动员还好吗?

周跃龙在回国的飞机上全副武装。

罗弘昊也是滞留英国“焦虑症候群”的一员。在斯诺克世锦赛取消前一天,他才下定决心回国,但最早只能买到3月23日的机票了,此时费用已经飙升到3万元。即便有了机票也坐立难安,他每天关注着航班信息,动辄担心自己的飞机突然被取消,“只要能回到中国,到哪儿隔离都行。”

煎熬的等待中,这个20岁的年轻人只能用音乐来放松自己,他把自己的吉他弹唱视频以及钢琴作品发到了微博上,笑称自己“从今天开始是音乐博主”。连世界职业台联主席杰森-弗格森都转发了他的作品,并说“Beautiful! So talented!”(漂亮!有才!)。这短暂的宁静,或许已成为罗弘昊最大的精神支撑。

留 守

疫情四处蔓延,没有人能在“地球村”中独善其身。穿越层层国境注定是一场冒险,飞机上的密闭空间、拥挤的航站楼、每一个陌生的过往路人,似乎处处隐藏着感染的风险。一波波恐慌逃离接连上演,不少专家为此大声疾呼:“回国要理性,留在当地采取有效个人防护,这个病是可以防的。”

对于连年在外征战的运动员而言,独处于异国他乡早已是常态。但即便如此,突如其来的疫情也让人猝不及防,人就像在大海上抱着浮木漂泊,随时充满危机与不确定性。何去何从,天平的两端,“Plan A”显然具有足够分量,但“Plan B”也并非一无是处。

疫情暴风雨中,“在他乡”的运动员还好吗?

王思敏。

在欧洲疫情最严重的意大利,效力于布斯托阿奇西奥女排俱乐部的王思敏选择留守。她所在的米兰地区确诊人数居高不下。“疫情刚蔓延时,我在街头根本买不到口罩,还是经纪公司老板帮忙找了一盒口罩,后来我在别的国家代购那里又囤了几十个。”

疫情爆发后,意大利女排联赛被叫停,王思敏的俱乐部随后要求队员们在家休息两周,尽量不要出门,等到4月初再等通知。急剧攀升的死亡人数叫人心慌,但好在王思敏自己住一套公寓,偶尔出门采购也是开车,与外界的接触并不多。“宅”在家的时间,她坚持做跳绳、核心力量等训练,一来打发无聊,二来保持身体状态。“我暂时没有回国的打算,居家不动,避免在飞机上或机场出现问题,总之就别回去给祖国添乱了。”

疫情暴风雨中,“在他乡”的运动员还好吗?

意大利女孩创作的感谢中意合作抗疫的漫画近日走红网络。

3月16日,颜丙涛全副武装地赶到了威尔士参加斯诺克巡回锦标赛,但正式开赛前3小时,世界台联宣布比赛取消。靴子终于落地,颜丙涛徘徊在去或留的十字路口,最终决定原地不动。“现在回去一路上很不安全。”留在英国后,他每天密切关注着疫情的动向,大量囤积着食物和生活用品。彻底宅起来,是抵御疫情、保全自己的唯一倚仗。

  • 共4页:
  • 上一页
  • 1
  • 2
  • 3
  • 4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