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暴风雨中,“在他乡”的运动员还好吗?(2)

2020-03-26 12:21来源:网络整理

坐在飞机上,任凯懿戴着两层口罩,压低帽子,整个行程中不吃不喝。在曼谷转机时,她又遇到机票、行李额等琐碎问题,“我不想再多说话了,只想赶快搞定,我要回家!”长达52个小时的舟车劳顿,任凯懿已经记不清填了多少张旅客健康卡,被测了多少次体温,过了多少次安检。直到踏进山西太原的家,开始为期14天的居家隔离,她感到全身的力气一下子被抽走了。

太原是任凯懿从小生活的城市,这一次归来却充满想哭的感觉。茫茫夜色中,临近春分时节的空气里弥漫着植物发芽的味道,看着坐在马路牙子等待的社区防疫人员,她有些恍惚,地球另一边的生活似乎成了一场梦,那么遥远而不真实。

中 招

疫情暴风雨中,“在他乡”的运动员还好吗?

3月17日,张伟丽在微博中说,决定留在拉斯维加斯。她已经采买好了近期所需物资,并表示“会自己保护好自己,大家一起加油”。

刚刚在拉斯维加斯卫冕UFC草量级金腰带的张伟丽,向全世界亮出了“东方武者”的气场。但一夜之间,这位“天不怕地不怕”的女侠突然发现,自己回不了家了。

在她决定出发回国的当口,北京于3月15日出台新的入境政策:自16日零时起,所有境外进京人员原则上均应转送至集中观察点进行14天集中观察。按照UFC相关规定,张伟丽这样的冠军选手要随时接受尿检,一旦通不过,很可能会取消冠军头衔。而集中隔离显然无法解决她的训练、饮食和尿检等问题。权衡之下,张伟丽只得继续留在美国,“我离家已经有一个半月了,非常想赶紧回去。”

青岛男篮这一天搭上了从贝尔格莱德返程的航班。他们在2月25日前往塞尔维亚进行海外集训,也是这个休赛期唯一出国拉练的CBA队伍。打了7场热身赛后,欧洲疫情已然全线告急,青岛男篮决定立刻返回国内。抵京后,他们按照规定进行集中隔离,并进行了核酸检测和血清抗体检测,结果均为正常。

然而5天后,平静突然被打破。与青岛男篮乘坐同一航班的一名乘客被确诊感染新冠肺炎,全机人员都成了密切接触者。正在隔离期的青岛男篮火速进行了第二次核酸检测,所幸仍全为阴性。为确保万无一失,俱乐部将安排所有人员隔离结束前再进行一次检测。

如果说,青岛男篮是虚惊一场,3月16日归来的中国重剑队就没那么幸运了。从本赛季开始,这支队伍一直在海外征战,原计划3月底最后一站奥运会资格赛结束后回国,随着疫情加剧,国际剑联宣布取消未来一个月所有国际比赛,队伍立刻改变行程,一行13人乘机返程。未曾想,,在回国接受入境检疫时,有3名队员核酸检测呈阳性。

疫情暴风雨中,“在他乡”的运动员还好吗?

3月20日,中国击剑协会在官网发布情况通报。

在国外运动员连环感染“爆雷”时,中国体坛如履薄冰地守护着“净土”。而今,这根紧绷的弦终于被扯断。中国重剑队“中招”的地方发生在匈牙利,他们此前参加了3月6日至8日在布达佩斯举行的世界杯大奖赛。“受害者”还有3名韩国击剑队运动员,据韩联社报道,首名感染者在欧洲逗留期间就“感觉嗓子有疼痛感”。

人们印象中患病几率可能相对较低的运动员为什么也会感染?国内有媒体第一时间进行了分析:运动员在训练或比赛中,经常会将身体逼到极限,这将可能导致运动性免疫功能低下。而长期处于更衣室等密闭空间,加之训练比赛时高密度身体接触,更容易出现聚集性感染。万幸的是,经过检查,中国重剑队的3名确诊队员都属于轻症,有关人士透露“康复后不会影响训练比赛”。

中国重剑队的“失守”,给滞留海外的运动员带来更大的心理压力,全球不断上升的确诊数字越来越压迫着他们的神经。

截至3月16日,全球报告新冠肺炎病例的国家和地区已经多达148个。此时正在美国菲尼克斯跟随外教训练的跨栏运动员谢文骏,发现面前的障碍比跑道上的栏架还多。训练场关闭了,综合力量训练中心也停止营业,田径选手们只能在当地公园里跑圈。谢文骏的训练原本到4月19日结束,如今一切计划都被打乱,开始他还想撑一撑,但随着基本训练都无法保证,留在这里已经没有意义。当地人松散“佛系”的防疫态度,更让他坚定了回国的念头。

  • 共4页:
  • 上一页
  • 1
  • 2
  • 3
  • 4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