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舫:纸上乾坤,家国情怀

2018-02-25 10:33来源:网络整理

李舫:纸上乾坤,家国情怀

李舫:纸上乾坤,家国情怀

郭红松 绘

李舫:纸上乾坤,家国情怀

本报记者 蒋蓝 文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提要

以笔为刀、为剑、为玫瑰、为火炬,以历史还原、文化思辨抒发家国情怀,以心、以爱、以思,铺展历史长卷,讴歌生命宽阔。这是作家李舫的日常生活,也是她的哲学问道。

嘉宾

李舫,1968年生于吉林长春。中国人民大学文艺学博士,1995年分配至《人民日报》社。中国作家协会全委会委员、中国文艺家协会理事、中国散文学会副会长、中国作协文艺理论评论委员会委员。现任《人民日报海外版》副总编辑。代表作有《春秋时代的春与秋》《大道兮低回——大宋王朝在景德元年》《在火中生莲》等,获中国新闻奖、冰心散文奖等奖项。长期担任鲁迅文学奖、中国儿童文学奖、“五个一工程”奖等评委。2017年主编大型文学书系“丝绸之路名家精选文库”,吸引了更多目光关注丝路文明。

手记

我和李舫曾同时获“第四届中国报人散文奖”。在两年前的颁奖典礼上,我第一次见到李舫,她穿一身牛仔服,与西服革履的主持人贾平凹形成了某种反差。贾平凹用陕西方言宣读授奖词,李舫说:“贾老师认真地宣读,可我一大半都没听明白!”

前不久,我们在中国作协再次见面,围绕四川省脱贫攻坚文学作品进行研讨。李舫特别撰写了《但愿苍生俱饱暖——四川省脱贫攻坚文学概评》,点评了马平、刘裕国、李明春3位四川作家,认为他们的真实描述,为其他地区脱贫攻坚提供了极具参考价值的发展蓝本。

如果说文艺评论是李舫的主业,那么散文无疑是她更为倾心的所在。

读到她新近由人民文学出版社推出的散文集《纸上乾坤》,没有推荐语,没有序言,她仅用一篇跋语《逝者如斯夫》表明心迹:“……天下之大,一块饼到底是一个武林还是一个世界,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作为一个人,不论居庙堂之高还是处江湖之远而心忧天下的情思……韶华似水,流年永逝,弹指之间,千年往矣。所谓大时代,是一个民族一个国家的选择,其实,更是一个人的选择。”由此可见李舫的历史体认与价值判断。

的确,李舫的散文,或为金戈,或为火焰,或为截云之峰,或为切梦之刀,或为成都解玉溪之金刚砂,或为吉林榆树之强韧,戛金断玉,百磨千击,锻造出一种迥异于寻常散文的独特言路:开阔、雄浑、罡风凛冽,又不是一味高蹈,失去女性的细腻与低回。如果说古典诗歌一直有豪放与婉约两大美学分派,那么在李舫的散文里,我不但看到司马迁开启的文史不分家的历史叙述方略,更看到李清照、吕碧城、秋瑾以及辛亥女杰杜黄的金玉气质。

反过来看,父母为她取名为“舫”,又暗含了心如不系之舟的人生期许,正如她对散文的流向充满了无限向往。舫泊处处,正是鱼跃鸢飞。

对话

家国情怀于我,并非口号

记者(以下简称记):一些媒体认为《纸上乾坤》为“烧脑之书”,也是一部因其文化、历史之重而让人热血沸腾的作品。

李舫(以下简称李):我涉猎较广、较杂。除了新闻,翻译算是我的一个偏业,电影评论、美术批评我也有所关注。《纸上乾坤》既有论及世界现代艺术史、美术史的思想珍贝,也有对中国古代思想史的回眸与反思,对文化现象的评述,以及对各界翘楚、普通人的描摹。我想,所谓“烧脑”,不过是评论者着眼于我散文中的国家、历史、时代层面,与流行的碎片化个人生活书写不同,比如我的《大道兮低回》写大宋王朝在景德元年以大国身形力挽狂澜、迎来和平,比如我写老子与孔子见面,词锋与思想碰撞;写春秋时代齐国吸纳了众多学人的“稷下学宫”;写巫峡始源与文化变脸,写夜郎国勃兴与衰亡之秘……

记:你的散文让我想到一个词“宏大叙事”,雄浑沉潜,雄迈大气。

李:家国情怀并非口号,家就是国、国就是家,家国一体,是中华民族古老的呈现方式。我在评价邓丽君的文章里曾写道:“邓丽君一生从未到过祖国大陆,祖国大陆却无人不识邓丽君。在两岸关系最紧张的时候,她和她的歌声渡水而来,细密如丝,优雅如织,暗合了那个时代人们心底对家国统一的最深切的渴望,也缝合了两岸隔海相望的离情别绪。”

  • 共3页:
  • 上一页
  • 1
  • 2
  • 3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