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女生为啥要给校长信箱写信

2021-04-07 14:14来源:网络整理

原标题:一个女生为啥要给校长信箱写信

一个女生为啥要给校长信箱写信

  中国人民大学图书馆内景 受访者供图

一个女生为啥要给校长信箱写信

  中国人民大学图书馆内景 受访者供图

一个女生为啥要给校长信箱写信

  中国人民大学图书馆内景 受访者供图

一个女生为啥要给校长信箱写信

  陈思怡拍下并发到校长信箱的图书馆照片。受访者供图

一个女生为啥要给校长信箱写信

  中国人民大学图书馆官方微信公众号文章截图

  在记不清第几次路过学校图书馆的名人画像后,陈思怡决定做一件事。她要给校长信箱写信,请求增加图书馆大厅陈列的女性名人肖像。

  那些画像装裱在金色画框内,沉默地注视着来来往往的学生,但很少有人会注意到它们。在某电商平台搜索“名人海报”,会跳出数千条结果。类似的画像,也许出现在全世界无数间教室墙壁和无数条学校走廊上。

  2017年,陈思怡入读中国人民大学。学业很繁忙,只要有整段空闲时间,她都会去图书馆上自习。大一上学期的考试周前夕,陈思怡偶然看到同学间流传的一个表情包——“学渣考物理前想拜牛顿,结果拜成莫扎特”。会心一笑后,她第一次注意到,“原来图书馆里有那么多画像”。

  那天吃过晚饭,陈思怡又去图书馆。趁这个机会,她仔细欣赏了陈列在图书馆墙壁上的画像。一幅幅看过去,有康德、黑格尔、笛卡尔……找了一圈,陈思怡忽然发现画像上没有女性的身影。她有些失落,但当时她压下了心里的不舒服,“可能只是巧合”。

  校园生活平淡地继续着,直到3年后,陈思怡决定,要想办法作出些改变。

  温和派的“反叛”

  进入大四,陈思怡一周只有两节课,空闲时间多了,她有时在图书馆一待就是一天。

  陈思怡喜欢去安静的五楼,她计划出国读研究生,忙于实习和申请。2020年11月22日,一个普通的周日晚上,陈思怡在浏览国外高校的相关信息时发现,许多学校都有专门提供给女性学生的奖学金,鼓励她们从事学术研究,比如意大利博科尼大学和荷兰丁伯根研究所。由于此前女性学生的比例达不到一半,丁伯根研究所的官网上还写着,“今年会鼓励更多女性报考”。

  陈思怡有些感动。她联想到图书馆的名人画像,觉得现在有时间和精力来“处理”这件事,把这个情况向有关部门反映一下,“期望作出些改变”。但同时,这个念头又让她有些迟疑。

  陈思怡查了查资料,发现人大图书馆新馆落成于2010年12月底,这些画像比她在人大待得时间还长。这10年间,她不确定有没有人注意过相同的问题,也不确定有没有人付出过行动。她怀疑,“是不是我太敏感了”。

  向学校有关部门反映——这件事也不太符合她的性格。在朋友眼中,她一直是个低调的人。她从没有想过要参加定期召开的学生代表大会,比起公开发表意见或与人辩论,她更喜欢收集资料,独自思考。

  虽然这些画像并没有让陈思怡“一踏入图书馆就感到非常不爽”,她也能料想到,如果事情公开,有人会觉得“小题大做”,但她又觉得,这件事非做不可。

  陈思怡在成长过程中从没有感觉到性别带来的限制或是便利,尽管爸爸和叔叔都只生了一个女儿,奶奶也完全没有责备的意思。家里并没有明确的性别分工,爸爸烧饭的次数比妈妈还要多。

  她来自江苏南部地区,家族中有修族谱的传统,但早些年断更了。陈思怡上小学的时候,家里有亲戚提出要续修整个市里“陈”姓一支的族谱。陈思怡的爸爸去参加族谱颁布会,领回“堆起来有桌子那么高”的书。

  爸爸告诉陈思怡,她这一代,是家族里的女儿们第一次以完整的名字登上族谱。不再是刘陈氏、王陈氏,或者其他什么氏,也不再只是“生女一人”,而是“陈思怡”。她翻开族谱,看到自己的名字,白纸黑字。那一瞬间,她很自豪。

  “这几年人们越来越重视女性的发声,也算一个比较好的时机。”趁着这样的时机,陈思怡决定“反叛”一把,但她也不太清楚第一步要怎么做。她在寒风中走回宿舍,脑海中还没有答案。

  需要找“更能推动问题解决的人”

  • 共3页:
  • 上一页
  • 1
  • 2
  • 3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