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群农村中学校长正在负重突围

2021-02-22 13:14来源:网络整理

一群农村中学校长正在负重突围

龚卫全校长的第一幅自画像

一群农村中学校长正在负重突围

龚卫全校长的第二幅自画像

不久前,记者接触了教育部“农村校长助力工程(2020)”首都师范大学初中校长培训班的几十名农村中学校长。在与这些农村校长及项目实施者的近距离接触中,那些写在报告中、刊登在媒体上的成就和数据变得生动而立体起来:

“乡村弱”还原了校长们面临的我国基础教育现实。但改变“乡村弱”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所处地区经济相对更加落后、自然环境比较恶劣、师资队伍相对薄弱、教育观念落后等诸多因素,都在制约着农村教育的快速发展。

“有学上”和“上好学”则演变为校长们努力突围的持续尝试——去年年底,教育部在对我国“十三五”以来的教育改革与发展进行总结时指出,截至2019年年底,全国30.9万所义务教育学校(含教学点)办学条件达到基本要求,占义务教育学校总数的99.8%,全国95.3%的县通过了县域义务教育基本均衡发展国家督导评估验收。我国基础教育已经历史性地解决了“有学上”问题,正在向实现“上好学”迈进。

自画像:勾勒出一群背负压力前行的农村校长

在培训班上,记者看到了一幅用几分钟完成的自画像,画面很简单:远处有一座“大山”,面前有一条“小河”,一个头顶标着“我”的小人正在迈着大步奋力地向前走着,画面上还有两个小人,头顶分别标着“老师家长”和“学生”,这两个小人不仅落在后面,而且还走向了相反的方向……

自画像的作者是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的一位农村中学校长龚卫全。龚校长在画上写下了这样一句话:“难以跨越的河,难以翻越的山,难以带着前行的人。”在龚校长看来,这幅画就是自己日常工作状态的写照,这种艰难和无力就是自己工作时的感受。

这幅自画像是龚校长进入培训班后完成的第一项作业。

“我们让校长们在建班时和结业时均画一幅自画像,建班时的自画像呈现的是校长们参加培训前的日常状态,结业时的自画像是为了检验培训的效果。”首都师范大学教授杨朝晖说。

杨朝晖介绍,这个培训属于“国培”计划,每年一次,培训对象为农村中学的校长,已经连续做了9年。目前为止已搜集了上百幅农村中学校长们的职业自画像。

让杨朝晖及项目团队的研究者们感到震撼的正是每年开班时,校长们交上的一幅幅自画像。

在这些自画像中,大山、负重的人或动物是最常见的元素。比如,自画像上常会出现牛的形象。牛本来就给人任劳任怨的印象,有些校长在自画像上做了这样的批注:“只有耕不完的地,哪有累不死的牛。”“这些都反映出校长们在工作中正承担着沉重的压力,甚至已经不堪重负。”该项目的班主任、首都师范大学徐月博士说:“一个人的自画像就是自我意象,反映出个人对自我的认知和评价。”

“如果从这些自画像还无法看出我们这些校长的压力的话,可以看看这两张照片。”来自江西兴国县鼎龙中学的韩周兴校长找出了两张照片,一张拍摄于2009年,那时他当校长仅一年,一张摄于2020年。“两张照片最大不同是,2009年时的我不仅年轻而且头发浓密,现在头发没了。这见证了10多年校长历程中的心酸和辛苦”。

不仅有十几年经验的“老”校长备感压力,年轻校长也不例外。

杨朝晖介绍,2018年,一位年轻校长的自画像是个机器人。虽然自画像的内容更年轻、时尚,还多了科技元素,但是表达出来的内涵是相似的。这位校长在自画像上写道:“机械的生活、机械的工作。”

“这表现出的是校长内心的无力感。”杨朝晖说,“几年培训我们接触了几百位农村中学的校长。整体上看,这些校长长期以高强度的工作状态坚守在农村教育一线,他们的身心承载着巨大甚至过大的压力。很多时候,校长们疲于应对各种琐碎、困难的工作,难以整合,工作的自主性、能动性和效能感都很低。农村学校是乡村振兴的重要阵地。农村校长无力,则农村学校无力,振兴农村教育及农村社会都将受到阻碍,因此,对农村校长职业状态的关注不仅重要而且紧迫。”

应试道路上狂奔?应试不是唯一出路,农村孩子更要有自信

自画像把农村中学校长内心的压力显现了出来,而随着了解的深入,这些压力变成了一个个摆在校长们面前的具体难题。

在交谈中,不少校长都表示,自己最大的愿望就是把更多的孩子送出农村。

几年前,宁夏回族自治区吴忠市同心县丁塘镇中学杨学明校长也有类似的愿望,而且他曾经在抓学生成绩上“很有办法”。

  • 共3页:
  • 上一页
  • 1
  • 2
  • 3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