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俐:搞儿童剧创作,要爱孩子,更要懂孩子

2021-01-13 17:38来源:网络整理

原标题:冯俐:搞儿童剧创作,要爱孩子,更要懂孩子

冯俐:搞儿童剧创作,要爱孩子,更要懂孩子

冯俐近照 本报记者 韩业庭摄/光明图片

【走近文艺家】

不管何种主题的儿童剧,可以天真但不能幼稚,更不能口号化、脸谱化、概念化、说教化。为了避免说教,她给自己立过一个规矩:在主题性创作中,一切主题都要通过舞台形象、戏剧冲突和人物命运来彰显。

“许多家长投入全部的爱,想让孩子成为自己心中的‘最好’,结果不仅扼杀了孩子的天性,甚至也伤害到孩子的感情。”儿童剧编剧冯俐对此有些焦虑,有时候,她甚至想站在高楼上对那些家长大喊一声:你们的做法是错的!

一个多月前,冯俐被任命为中国儿童艺术剧院新一任院长。儿童艺术“国家队”的使命感,让痴迷儿童剧创作的她产生了更多冲动——推出更多优秀儿童剧,让孩子们在儿童戏剧中,接受陶冶,享受艺术,获得天性的解放,培养健全的人格。

日前,在中国儿艺的一间小会客室里,这位资深儿童戏剧人向记者吐露了她对当下儿童戏剧创作的所思所想。

中国有3亿多少年儿童,做儿童剧的人越来越多。虽然儿童剧的主题立意有人把关,但艺术质量却参差不齐,优质作品仍然太少。比如,,一些作品主题很好,但艺术手法粗糙,存在着口号化、概念化、脸谱化、说教化的问题。

一些儿童剧作品虽然是主旋律,但艺术质量不过关,无法进剧场,结果却进了校园。对此,冯俐很不解。在她看来,给孩子的就应该是最好的!现在的孩子,课业负担重,渴求文化生活和精神滋养,把艺术质量不过关的作品送进校园,等于让饥饿的孩子吃没有营养的冷饭菜。

把好作品送给孩子是冯俐心中永远的执念。无论是商业演出还是公益演出,无论是出国演出还是下乡演出,她都要求中国儿艺在艺术质量上坚持高标准,不能“看人下菜碟儿”。

为了保证演出质量,在下基层演出中,冯俐曾对演出场地有所要求:儿童剧最好在剧场中演,否则会影响演出效果。可多次下基层后,她在一定程度上放弃了对演出场地的坚持,因为“许多边远地区的孩子从没看过儿童剧,去一些地方演出,经常有几万孩子想看,可剧场容量有限,一场演出,往往只有几百个孩子能看到,真是不忍心”。后来,冯俐找到了既扩大观众面又保证演出质量的办法:出发前对剧目适当调整,让适合几百人看的作品可以适应一两千人观看。

“儿童戏剧其实是戏剧品种中最难创作的一种,要具备优秀戏剧的一切要素,同时还要找到符合孩子心理特点和接受特点的表达方式。因此,做儿童戏剧,既要爱孩子,更要懂孩子。”冯俐说。

什么是好的儿童剧?调入中国儿艺前,冯俐专门请教过很多戏剧大家,答案几乎一致:好的儿童剧应该是孩子喜欢,大人也喜欢。孩子喜欢,说明作品通俗容易接受;大人喜欢,说明作品有深度有厚度。

在冯俐看来,现在的突出问题是,许多作品的出发点是爱孩子的,但创作者却不懂孩子,作品常常居高临下,重说教不重形象,重主题不重手段。

冯俐认为,不管何种主题的儿童剧,可以天真,但不能幼稚,因为天真是可爱的,幼稚是可笑的。同时,儿童剧要贴近儿童,应把孩子的成长过程演给孩子看。比如,中国儿艺《红缨》里的王二小,还不识字的时候,他会拿珍贵的抗战报纸擦屁股,而当他认识到战地记者的英勇,认识到报纸鼓舞士气、打击敌人的作用时,勇敢地为保卫报社献出了生命。

为了避免说教,冯俐给自己立过一个规矩:在主题性创作中,所有的台词中不出现主题词,一切主题都通过舞台形象、戏剧冲突、人物命运来彰显。比如,日前首演的现实题材童话剧《萤火虫姐弟历险记》,两个小时的演出,通过萤火虫“小姐姐”和“小弟弟”从城市到乡村的“生命冒险”,带孩子们发现那些被忽略了的小生命,传递了保护环境、尊重生命的理念,“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主题不言自现。冯俐的儿童剧独角戏《木又寸》则通过一棵被移植的银杏“树妹妹”的经历,从银杏树的视角阐释生命的去处和出路,让孩子们自然领悟到什么是成长。冯俐的这种坚持和自觉,让她的每一部作品都与众不同,不同的观众都能从中咂摸出不同的味道,有业界专家称之为“冯俐现象”。

冯俐认为,幼小的孩子往往比大人有更多的困惑和痛苦,但他们不会表达,这就要求儿童艺术家读懂孩子心里的疑问,帮助他们用艺术的方式表达出来,带着他们去寻找答案。孩子们看了这样的儿童剧,会不孤独,会觉得成人是懂他们的,是可以信任的,这样他们才不会惧怕长大。总之,“搞儿童剧创作,不仅要有一颗爱孩子的心,还要懂得怎么爱孩子”。

  • 共2页:
  • 上一页
  • 1
  • 2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