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大问题困扰广西外流青年返乡创业(2)

2020-06-30 12:11来源:网络整理

  养殖小龙虾起步初期,范宏曾向中国农业银行、广西农村信用社申请过创业贷款,由于财务报表一直不规范、无力承担抵押额度等原因,申请了两年都没有领到贷款。

  当时,为了扩大甘蔗种植的大户数量,广西南华糖业有限公司与当地银行针对上林县散户、大户推出了“甜蜜贷”贷款,糖厂每年派专员去地里测量大概产量,以给出相应贷款额度。范宏将家中租赁的700多亩地所种植的甘蔗,通过糖厂担保拿去银行评估后抵押,再加上家里之前积攒的资金,才最终凑齐300万元的启动资金。

  “如果没有那300万元,我今天肯定带动不了那么多人脱贫,但我到现在也拿不出300万元的抵押额度去向银行申请贷款。”范宏说。

  从事农业者,若想向银行申请大额度贷款,就必须拿出房产证或值钱的车子进行抵押。但对于微小型企业和农村创业青年,土地是租赁的,大部分人短时间内无房也无车,根本无法申请抵押贷款。

  廖东声在调研中也发现,广西外流青年返乡创业企业的规模普遍较小,以小微企业为主。调研结果显示,每月支出在5000元以上的创业青年的数量仅有80位,占样本总量的12%;大部分创业青年的每月支出集中于1000元-3000元水平。

  “规模较小的主要原因还是受到资金的限制,调查问卷结果显示大多数受访者创业资金都来自个人存款和家庭支持。对这一部分青年而言,他们资本保有量较少,融资困难。因此,在创业初期很难将规模扩大。”廖东声说。

  广西也曾出台过微小型企业小额度担保政策,但接受采访的农村青年创业人员都表示,政策真正实行下来时,效果和理想中完全不同。创业本身失败率就高,小额担保公司自身也需要规避风险,他们在给返乡创业人员推荐贷款时常常会推脱“走程序太难了”,建议他们直接以个人名义担保。但以个人名义担保申请贷款,与以往的需要用房产证抵押贷款并没有什么不同。

  对此,廖东声教授建议,政府应加大对广西这一少数民族聚集地区的经济支持力度,大力争取国家财政补贴、直接投资、税收优惠政策。其次,应推动“拨改投”“拨改贷”等方式加强农村金融支持,完善对银行、担保公司、贷款企业的利息补贴、担保费用补贴、利息贴息和风险担保补偿机制。此外,银行及其他信贷机构应降低贷款资质门槛,放宽担保资格限制,加大对返乡创业企业的信贷支持力度。建立“政银”“政企”“政保”联合贷款机制,形成以企业投资为主、各类融资机构支持为辅的多元化、多渠道、多层次的科学融资体系。

  任务式培训达不到应有效果

  创业10年来,张文明接受过大大小小多次培训,但在他看来,在相关部门组织的培训中,有至少三分之一的“老师”都像是为了完成任务,一心只想着达到考核标准,无法给创业者带来真正的实际性作用。

  “做农业的本身就很忙,还得浪费大把时间去听毫无用处的课,导致我对这样的培训很抵触。”张文明说,他感觉一些培训都是在走程序,通过政府的竞标后,去到培训地点完成任务了事。结果越来越少的农村创业者愿意去参加培训,政府钱花出去了,却没达到应有的效果。

  张文明希望能多安排一些网络课程,既节约主办方的开销,也使农村创业青年可以自由地安排时间学习。

  2019年,张文明参加了乡村振兴领头雁计划的培训班后,打心底里觉得办得不错,领头雁计划是在网络上进行直播上课,错过直播还会有录播,时间弹性大。而且领头雁计划课程分为必修课和选修课,他可以选择对自己有用的课程,非常受用。

  “培训内容要注意贴近农民创业实际需求,避免培训形式化,实现常态化。”广西壮族自治区人大代表、胜涛律师事务所执行主任陈宇航认为,政府可以依托先进的互联网技术,通过网络信息平台对农村返乡创业青年开展创业基础知识培训。

  廖东声教授则建议,除了加强广西地区各类创业学习资源的整合,还应顺应经济发展趋势,加强电子商务培训。针对性地引导返乡青年因地制宜地以当地特色产品开展电商创业项目,培养电商创业人才。并利用广西边境地理位置优势,开展对外贸易创业培训,结合国家的“一带一路”战略政策和中国-东盟自贸区发展规划,对返乡青年加强对外贸易相关培训,鼓励设立针对东南亚各国开展贸易的企业,推动广西农村经济快速发展。(谢洋)

  • 共2页:
  • 上一页
  • 1
  • 2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