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意大利学子:疫情汹涌下的生活

2020-03-26 11:44来源:网络整理

留学意大利学子:疫情汹涌下的生活

 

  根据意大利官方宣布,截至3月24日,意大利累计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升至69176例,累计死亡病例6820例,治愈病例8326例。图为3月23日,在意大利罗马,乘客稀少的泰尔米尼火车站。
  奥古斯托·卡萨索利摄 新华社发

 

留学意大利学子:疫情汹涌下的生活

 

  封琦在疫情期间学了新菜。图为她做的土豆炖牛肉。

 

  截至3月24日的数据显示,,意大利成为全球除中国外新冠肺炎确诊人数最多的国家。疫情汹涌之下的中国留学生有着怎样的经历,听听他们的讲述。

  平复焦虑情绪的是时间

  身在疫情严重的米兰,19岁的傅特在疫情刚暴发时承受着巨大的压力。“那时很焦虑,因为焦躁的情绪,把手机都摔坏了。”去年11月,傅特到米兰一所语言学校读书,准备报考米兰威尔第音乐学院,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打乱了他的计划。“意大利疫情日益严重,父母很是担心,催促我回国,但我担心回国后学业不能接续。同时,看着当地增长迅速的确诊病例,也很是担忧。进退为难中,几重压力扑面而来,感觉有点扛不住。”傅特说。

  傅特班上的30多名学生中,80%是中国学生。随着疫情升级,近一半的中国学生回国,这也无形中增加了傅特的压力。最让傅特焦虑的是,他住在学校提供的集体宿舍中,该栋楼中,有来自不同国家的学生。因为文化差异,大家对疫情的理解并不相同。“我觉得疫情严重,但有的学生还是不戴口罩,还会集体聚会。而且我们是共用厨房,所以难免紧张。”为了避免用楼下的厨房,傅特和同屋的中国学生只好在屋里煮意面吃。

  从2月学校封校,傅特便很少出门。由于他所住地方位于郊区,网购食材送单并不方便,只好到附近的超市购买。“一般是等到超市快关门、人最少时,我再快速进超市买够两周的食物。”

  随着疫情持续蔓延,米兰防控措施升级。如今民众要“出远门”,需填写申请表,填写内容包括目的地、出行原因、家庭住址等。“比如,我从郊区到市中心手机修理店,就需要填写表格。”傅特说。

  在疫情趋向严重时,傅特坦言“那时的压力非常大”,看到意大利确诊病例达到4万例时,也动过回国的念头,但他还是坚持留在意大利,正在慢慢适应自我隔离的生活。每周一到周五的早上9时到下午3时,是傅特的语言网课时间,每天下午他会弹一会儿琴让自己放松下来。

  “对我来说,平复焦虑情绪的是时间。”傅特说。

  “网购太不容易了”

  对就读于意大利摩德纳雷焦艾米利亚大学的封琦来说,2月底那段时间是特殊的。

  从那时起,她停了中文家教课。“我是到学生家里做家教。2月底的时候,摩德纳也开始出现了新冠肺炎病例,我便和学生家长商量,为了安全,大家还是尽量待在家里,并准备暂停家教课。”对封琦的提议,家长不能理解,并告诉她“其他家教还在上课,应该没关系的”。但封琦还是坚持停了课。随着疫情的发展,家长渐渐重视起来,也理解了封琦当时的做法。当看到中国医疗队抵达意大利时,这位家长还写信给封琦,表达对中国的感谢。“看到这位家长的转变,我觉得疫情防控很有希望,那种不安全感也减少了。”封琦说。

  从2月底大采购后到现在,封琦只出过两次门。她还记得,那次大采购是连续几天出门,囤够了一段时间的食物及日用品等。“当时街上的民众还很淡定,但我感觉那几天病例增长很快,就和室友决定在家待着。”封琦说。

  为了买食物,封琦网购过一次,大概花了5天时间送到。“现在网购太不容易了,要么是显示送货额度已满,要么是APP总是闪退。其实就是订单太多,送不过来,我都不知道如今网上订单送货到底需要多久。”封琦说。

  封琦是交际语言学专业的研究生,她的课程已经结束,正在准备毕业论文写作。疫情暴发前多在图书馆看资料、写作,如今只好改在家里。“效率没有在图书馆高,学习时间也没有在学校时长。”她说,“倒是解锁了厨房新技能,学会了几道新菜。”

  从疫情暴发到现在,封琦的情绪都比较稳定。“我的想法是稳下来不要动,减少跟别人接触的机会,做好防护,就应该没问题。而且,我的同屋是中国学生,可以互相鼓励,还能聊聊天缓解情绪。”封琦说。

  由焦虑到有信心

  • 共2页:
  • 上一页
  • 1
  • 2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