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19岁女孩借现金贷母亲自杀:回家在母亲坟前痛哭

2018-01-12 17:03来源:网络整理

原标题:离家多日的女儿在母亲坟前痛哭

长沙19岁女孩借现金贷母亲自杀:回家在母亲坟前痛哭

1月11日,长沙莲花镇金华村,夏明国一家的房子低矮,与邻居家形成鲜明对比。图/记者陈正

19岁的夏双欠下现金贷后离家出走,母亲刘丽不堪压力自杀。就在刘丽葬礼的当日,先后来了四拨上门催债人员。

1月11日,离家多日的夏双回了家。在母亲的坟前,悔恨不已的她欲撞碑自杀。

夏双的父亲夏明国说,目前最重要的是稳定女儿的情绪,会好好保护她。

(为保护隐私,夏双一家系化名)

出走11天后,深陷现金贷的夏双回家了。详情>>

潇湘晨报1月12日讯 考虑到她陷入巨大的悲恸中,避免对其造成压力,记者未过多打扰。有亲友说,夏双跪在母亲坟前泣不成声,悔恨不已的她欲撞碑自杀,幸被及时制止。

潇湘晨报记者接连两日观察发现,在这起悲剧背后,有一群人默默地给这个破碎的家庭提供帮助:金华村村民团结一致,对于上门催债人员“来一拨逮一拨”;刘丽前雇主及邻居,平日热心借钱接济,听闻她不幸去世后,又第一时间上门送别;一名律师也表示,如果夏双一家需要法律援助,他会免费提供帮助;莲花派出所承诺今后会关心这个家庭,结成帮扶对象,待夏双平复心情后,也会帮她介绍工作。

1月11日,谈及19岁的女儿,55岁的父亲夏明国忧心地说,“这一次只想救女儿,好好地保护她。”

父亲

现在最重要的是稳定女儿的情绪

11日上午11点多,夏明国家附近一处坪地,二十余名村民聚集一起交谈。他们神情警惕,随时关注着过往车辆。见记者驾车驶入,先后就有两名村民跑上前查问。

再次见到夏明国,他没有过多话语,静静听着村民们的议论。接受记者采访时,他坐在屋前一块石头上,整个人看上去很疲惫。说到妻子葬礼当天来的四拨催债人,夏明国瞬间瞪大眼睛、语速加快,激动地说,“一分钱都不会还,就算有也不会给。”从他的眼神中,能深切感受到内心的愤怒与悲痛。

说到才19岁的女儿,夏明国一时说不出话来,猛吸几口烟后他一字一句地说:“现在最重要的是,稳定女儿的情绪。”他抹了抹眼泪后低声说,“我会保护好她的。”

夏明国身后的家,是一栋破旧的土砖房,一些门窗连玻璃都没有,相对于周围近年新建的楼房,看上去有些格格不入。当记者问及土屋何时修建的,夏明国一下语塞,“还真不知道哪年建的”。

“说家徒四壁,一点都不为过。”有亲友告诉记者,夏明国家里看不到几件像样的家具电器,墙壁布满了裂缝,屋顶也是一片片残缺的青瓦。说完,他和夏明国带着记者,绕到土屋后面,穿过乡村公路,沿一条小路上山,步行不到5分钟,就到了夏双母亲刘丽的墓地。

陪同上山的这位亲友说,夏双回家后径直上山,跪在母亲坟前泣不成声,“悔恨不已的她突然撞向墓碑寻死,幸亏被及时拖住。”

母亲

这位母亲溺爱唯一的女儿

闻讯刘丽去世的噩耗,彭洁(化名)一行数人于1月10日专程赶到金华村送别。

彭洁等人是岳麓区某小区的业主,同行的是相识多年的邻居。刘丽生前在其中一名业主家中做事。过去两年多,彭洁对邻居家这位做饭阿姨颇有好感,虽然平时见面不多,也很少说话,但从邻居口中了解到,刘丽是位勤恳、踏实的本分人。

彭洁了解到,刘丽婚后生过多个孩子,夏双是最小也是唯一长大成人的。一家三口住的土砖房还是公公辈留下来的,家里一直很穷。但是因为夏双是唯一存活的孩子,所以刘丽特别看重,倾尽所有溺爱女儿。自女儿进入职高读书后,刘丽第一次出村庄打工。因不认识路,第一次回家时,还是雇主送她上回乡的巴士。

约半年前,刘丽向彭洁提出借钱,看在刘丽诚恳老实的面上,考虑到金额也不多,彭洁就借了。彭洁说,刘丽后面借钱的数额越来越多,但她是个老实守信的人,一般没借多久就会还。

彭洁等业主私下交流发现,刘丽借款的数目从400元至3000元不等,,每次都很急,一般是“十二点前、下午三点前必须要”。大家意识到,刘丽母女应该是拆东墙补西墙。最近一次交谈中,刘丽告诉彭洁,“我知道你们都是为我好,可是亲生的女儿没办法。”

刘丽曾告诉雇主,她瞒着老公借遍了亲戚,加上家里的积蓄,一共为女儿还了11万元左右。1月5日,刘丽告诉雇主,“不想做了”,次日夏明国来电明确告知:“不会去你家做事了,她浑身感觉不舒服。”

可是大家并没有想到,三天后就传来了刘丽服农药自杀的噩耗。“好好的一个人就这么去世了,实在是可惜。”

女儿

借了多少钱自己说不清

  • 共2页:
  • 上一页
  • 1
  • 2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