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精神瘟疫一颗社会毒瘤

2018-08-13 08:28来源:网络整理

  “‘全能神’太坑人了!太坑人了!”日前,48岁的张华(化名)走出法庭,捶胸顿足,热泪盈眶。她的这一声哭诉,是对过往12年“信徒”岁月的悲叹,是对广大执迷不悟者的呼唤。

  “全能神”邪教组织,1993年由赵维山创立,,长期打着基督教的旗号,散布歪理邪说、骗财害命,部分“全能神”人员还集体围攻党政机关,暴力抗拒执法,严重危害群众生命财产,严重危害社会稳定。

  2017年以来,黑龙江警方破获一起在东北地区流窜的“全能神”邪教组织案,一举摧毁该邪教组织的东北牧区决策层,成功抓获一大批犯罪嫌疑人,教育转化一大批“信徒”。今年7月31日起,黑龙江省大庆市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这起“全能神”邪教人员组织、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的案件。

  日前,本报记者奔赴黑龙江哈尔滨、大庆等地对此进行了采访调查。

  蛊惑:借宗教之名实现精神控制,进而破坏家庭、大肆敛财

  张华,个头不高,口齿伶俐,透着一股机灵劲,本在老家黑龙江黑河市经营一家理发店。然而2005年,在同顾客的迎来送往中,“全能神”三番五次地主动找上门,让她慢慢地中了邪。

  过了半年时间,“末日灾难”“基督再次降临”“基督的第二次道成肉身是女性,名叫‘全能神’”等说法逐渐被张华接受,她的日常生活开始被“全能神”书籍所牵引,与其他信徒聚会时也开始用“弟兄”“姊妹”相称。“聚会正常了,你就得向神‘尽本分’,一开始是从事一些简单事务,比如人力传纸条。并且进入组织或者尽本分时,要写起誓书,注明如果背叛了神、没有完成任务,将会遭到什么样的诅咒和惩罚,比如不得好死、被雷劈、出门被车撞,什么对你最狠或者最重要,就用什么来赌咒,起誓越重越好。”

  慢慢地,“离家出走”成为张华生活的常态,最初的一两天、一星期,后来是一个月,特别是在2014年山东招远杀人案发生后,她彻底不再回家了。“根据教义,信徒必须抛弃亲情、断绝联系,否则不能全身心投入,不能从神那里得到彻底救赎。组织还不允许我们上网、用手机、看电视、住宾馆、坐飞机。”张华举例说,“有次我为了尽本分,一天之内到我的下线家好几趟。后来走在道上遇见了,装作不认识。下线的丈夫觉得我很奇怪,实际上这就是神对我们高度的精神控制。”

  这些年来,张华去过大庆、齐齐哈尔、大连、沈阳、丹东等城市,每次都住在“接待家”里。所谓的接待家,即当地信徒的房子,或者是组织安排其他信徒租好的房屋,每“家”一般住三五个人,钥匙、餐饭都有专人统一管理。“除了被安排尽本分,我们一般不出门,每星期都在一起聚会,读教义、做祷告、唱诗歌,相互之间还开展评价与自我评价,不敢有任何私心杂念,不交流其他话题。”张华告诉记者,“根据教义,神做工是不以人的意志为基础的,你的大脑就是一个臭水坑,你的任何想法也都是出自撒旦。而且神不提倡生孩子,因为生孩子其实就是生小撒旦、小魔鬼。”

  后来,张华成为东北牧区转祭组负责人,每天和其他4个人一起,按照“全能神的旨意”,把信徒奉献的钱汇入境外指定账户上,其中,2016年11月至2017年3月共转出1.4亿元。“奉献给神的都是祭物,都要严格管理,不敢有任何贪念。”张华说,“神是永远不会亏损的。有次根据指令携款出国被海关扣下5.3万元,只能拿自己的钱补上。还有一次一个信徒私吞了86万元奉献款,我紧张得40多天没睡觉。后来组织找了两个‘弟兄’,伪装成警察,用暴力手段强行追回了这笔钱。”

  张华的离奇故事,只是千千万万信徒们的一个折射。据分析,这些信徒以女性居多,文化程度较低,家庭条件一般或者发生重大疾病、离婚等变故,还有一些信徒是有信教基础的,信徒大部分是熟人介绍加入的。

  “‘全能神’对人的蛊惑是层层递进的。最初宣讲的也是基督和耶稣,后来逐渐偷换概念,把人的视线转移到‘全能神’,强调《圣经》已经过时,‘全能神’的书才是神的最新发表,只有相信‘全能神’才能得到拯救,凡不信和抵制的都将被闪电击杀。”黑龙江省公安厅办案民警郭勇胜说,“最初进入门槛也较低,有钱没钱无所谓,参加聚会也没有强制要求。但是一旦信奉了,就会被要求为神做工尽本分、讲奉献,并且发毒咒、离家出走等。赵维山说对神不能有半点质疑和背叛,否则就是对神不敬,死后灵魂还要受到惩罚,这种恐惧是难以想象的。由此,‘全能神’实现对人的高度精神控制,让人无法自拔。”

  仇恨:形成严密的组织,丑化、诋毁党和政府形象

  • 共2页:
  • 上一页
  • 1
  • 2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