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战地创业的华人“红姐” 守护故乡味道

2017-03-11 13:42来源:网络整理

  在战地创业是一种什么体验?问问王秋红。她经营着阿富汗喀布尔仅剩的一家中餐馆。在枪战声、爆炸声中,她带领着一班阿富汗员工,种菜、做饭、送餐,为当地华人守住一方传递故乡味道的田园。

  【爱唱《大花轿》的“红姐”】

  阿富汗首都喀布尔的华人圈里,几乎没有人不知道“红姐”的餐馆。毕竟,喀布尔只剩下这一家中餐馆了。

“红姐”就是王秋红,她开的中餐馆位于喀布尔市区的一座三层楼房内。记者在这里见到王秋红时,她正在厨房忙着与员工们一起准备各种食材。

  高高的围墙下,记者看到院子里的菜地格外醒目。王秋红说,因为安全堪忧,出门采购不方便,而且有些菜在阿富汗是吃不到的,只能自己种。“播种、栽种、灌溉、施肥,都是摸索着来”。就这样,他们种过白菜、茼蒿、油菜、韭菜、花生、玉米、豆角……生生在喀布尔市区弄出了一个生机盎然的中国菜园子。

  餐馆除了一名中国厨师,还有7名阿富汗员工,基本都会说一些汉语。他们也和老顾客一样,都叫王秋红“红姐”。在厨房,在菜地,他们常常一边唱歌,一起干活。“红姐”爱唱《大花轿》等中国流行歌,员工们唱阿富汗民歌小调。

  “这是我来到阿富汗的第12年,”王秋红说。42岁的她看着要比实际年龄年轻很多。

  2005年,王秋红通过朋友介绍来到喀布尔,在一家外国安保公司当厨师。当时的阿富汗处于2001年美国反恐战争结束后的重建阶段,随着政治局势的稳定,越来越多的中国人来到阿富汗寻找发展机会,追求自己的梦想。

  2007年,王秋红和朋友拿出攒的钱,合伙开了餐馆。对于这段经历,王秋红觉得挺“苦”。“当时什么都没有,从选址、找厨师,准备餐具,到柴米油盐,全部是自己和朋友一点点凑。”因为饮食差异,有时还要去国外采购鱼虾等肉类。

  “有时常感到孤立无援,因为是外国人,办营业许可证也会遭遇无端刁难,一些警察甚至主动上门索要钱财。”

  为了自己的创业梦想,王秋红还是硬坚持了下来。她总是对自己说:既然来了,就要好好干,不轻易放弃。于是,这一干就是10年。

  【被爆炸声震落床】

  10年里,喀布尔的安全形势因为反政府武装的卷土重来,逐渐恶化。“生意好的时候,喀布尔有4家中餐馆,后来袭击、爆炸、绑架越来越多,中国人都快走完了,餐馆就剩我一家了。” 王秋红回忆道。

  2014年年底,以美军为首的北约驻阿部队陆续撤出大部分部队,阿富汗安全形势从此更加严峻。塔利班、基地组织、“伊斯兰国”等极端组织为了达到自己的政治目的,不断在喀布尔制造恐怖袭击。

  2015年12月的一天,就在离餐馆不远的一栋外国人居住的公寓,遭遇爆炸袭击。那一幕王秋红至今记忆犹新:“爆炸把餐馆所有的玻璃都震碎了,接着就是枪战,一直从下午持续到凌晨。”她当时被爆炸的冲击从床上震落到地面,本能反应是“赶紧跑”,然而在一楼被一位阿富汗员工拦住了,“他说警察正在封锁整条街道,现在双方还在交火,跑到街上身份难以辨别,更危险”。

“这两年,生意明显不如以前。”王秋红说,她不得不调整了餐馆的经营方式。“现在主要是送餐,很多人不敢出门。店里也不太敢接待生人。有朋友介绍,才领进屋子吃饭。”

  王秋红说,现在中餐馆仅仅能够维持运营,已经连续两年没有给员工们涨工资。“最困难的时候,一周都没有一次生意。”

  【与阿富汗员工相依为命】

  “阿里会包饺子,皮擀得比我擀得好,拉马赞会炒菜,最近都是他主勺。”说到自己的阿富汗员工,王秋红脸上绽开笑容。她说这些阿富汗人和自己相依为命,有些人把她当做母亲、当姐姐。

  跟随她最久的是拉马赞。“拉马赞18岁就来到中餐馆。现在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父亲。”中文说得很好,中国菜的做法。拉马赞小时候受过枪伤,行走不便。2014年,她曾带拉马赞到广州看病。拉马赞非常尊重她,有什么事情都和她商量。

王秋红说,平时员工们有困难了,比如看病、生孩子、需要钱结婚等等,她都会尽力帮忙。当她自己遇到困难、感到孤单无助时,也是这些阿富汗员工给予她最多温暖。他们会在下班后留下来,陪她聊天。

  2016年以来,阿富汗的安全形势依然难以预测,王秋红对未来也没有想太多,唯一确定的是,她还不愿离开阿富汗,既放不下自己辛苦创立的餐馆,也舍不得这些阿富汗的兄弟姐妹。

  “我就盼着阿富汗安全形势能好起来,多赚点钱,回国看看爸爸妈妈,”说到家乡亲人,她的言语里流露出牵挂。

  • 共2页:
  • 上一页
  • 1
  • 2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