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僵尸企业:缺造血能力 无效低效占用金融资

2018-02-26 12:28来源:网络整理

本报记者 王 观

大力破除无效供给,把处置“僵尸企业”作为重要抓手,推动化解过剩产能,是今年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发力点。处置“僵尸企业”,事关控杠杆、去产能进程,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牛鼻子”。目前处置进展到了哪一步?还面临哪些挑战?如何“破中见立”?本报记者近日对相关企业进行了调查。

起底僵尸企业:缺造血能力 无效低效占用金融资源

  资料来源:国资委

制图:蔡华伟

处置“僵尸企业”没有绝对的好办法,要依据具体情况,“一企一策”、对症下药

“其实这家企业发展前景挺好的,产品也供不应求,就是管理有问题,经营不善,利润不足以支付债务利息,这才遇到了困境。”江苏泰州市金马金属制品有限公司负责人马明亮告诉记者,他“接手”泰州艾德铝制品有限公司时,艾德正是别人眼中的“僵尸企业”。

艾德公司创办于2010年,是一家铝制品制造、加工、销售企业,主要产品为铝锭,总投资约1个亿,年产值能达到1亿元左右。但由于该企业业主自有资金不足,投资大部分都是靠借款,其中涉及的银行就有7家,涉及金额达6300万元,单纯靠铝锭生产销售产生的利润,不够支付每年不停增加的债务利息,出现连年亏损。

“艾德也想过办法自救,转型做汽车配件生产制造,但销售规模一直做不上来,企业难以为继,逐步变为一家只能靠银行借款维持经营的‘僵尸企业’。”马明亮说,一旦哪家银行停放贷款,艾德肯定就撑不住了,一度处于非常危险的境地。

怎样才能活下去?作为艾德在江苏兴化农商行的担保人,马明亮所在的金马公司与兴化市正大特钢焊接材料有限公司商量,想出了一个解决办法。

经过调研,马明亮和兴化农商行认为,艾德的产品有发展前景,只要加强内部管理、避免之前的债务纠纷,仍然有很大的盘活可能,于是决定对其进行资产重组。

重组后,金马公司和正大公司担任主要股东,负责企业的生产销售,并继续承担艾德公司在兴化农商行的贷款,原业主退出企业管理。其中,金马公司负责企业生产,正大公司负责企业财务,双方实现优势互补,充分发挥各自所长,提升企业管理效率。同时,为更好地盘活企业,兴化农商行同意增加贷款帮企业解决流动资金不足问题。截至2017年底,除原有贷款1500万元之外,该行累计新增贷款2000万元用于艾德生产,助企业渡过难关。2017年12月,艾德实现销售500万元左右,利润40万元左右,逐步扭转了亏损局面。

“艾德公司获得新生并逐步化解处置原有债务纠纷,离不开银行的支持。如果没有兴化农商行的不离不弃,艾德肯定缓不过来。”马明亮说。

与艾德公司不同,江苏锦明不锈钢新材料有限公司是通过“自救”成功转型的企业。锦明公司设立时,填补了兴化戴南周边地区无镍铁生产线的空白,后来,戴南地区又上了几个同类项目。2013年,受全球及国内需求量影响,锦明公司产品需求量和净利润同比下降,利润空间挤压,盈利能力下降,资金周转放慢,产能出现过剩,加上2014年后原料进口国印尼限制出口红土原矿,部分银行又压贷抽贷,公司生产经营更加艰难。资产负债率从2012年末的35.99%上升到2015年停产前的60%。

“如果还是干高耗能、高污染的事,肯定没出路,得找到一条适合企业长久走下去的道。”锦明公司负责人马吉说。

在银行支持下,锦明公司成功转型成一家当地的固废处置公司,由污染方变成了污染处置方,不仅企业得以生存,,贷款风险得到化解,还有助于解决环境污染问题。

“处置‘僵尸企业’没有绝对的好招,还是要依据具体情况具体分析,‘一企一策’、对症下药。”兴化农商行戴南支行行长陈余斌认为,在处置过程中,应把握好各家“僵尸企业”形成的真正原因,区别对待各类企业。对于不符合国家产业政策的高耗能高污染企业,要坚决进行市场化处置;对于符合国家产业政策、技术水平先进、有发展前景的企业,要组织相关部门,帮一把、扶一把,满足企业的合理需求,引导企业走上正轨。

处置不是一蹴而就的事,不必“谈破色变”,但也不能“一破了之”

中城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是浙江温州唯一的一家房屋建筑工程施工总承包特级资质企业,因过度投资导致资金链断裂,2014年1月向法院申请破产重整。

经核查,中城建设账面资产总额15.93亿元,预计可供清偿的资产仅为1.47亿元,其他应收款、股权投资、股东购房款等共计10多亿元基本无法回收;负债总额14.58亿元,其中确认债权为17.1亿元,实际资产不足以清偿债务。

  • 共3页:
  • 上一页
  • 1
  • 2
  • 3
  • 下一页